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IT新闻 > 中文信息

贫困校一个班级只有一本字典 一本字典的爱心之旅

时间:2012-05-11 13:11:57  来源:  作者:

 

 

拿到新字典,孩子们迫不及待地翻起来。

  时间:2012年5月5日

  地点: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张易镇上马泉村

  在农家书屋,记者没有看见《新华字典》,书屋管理员说,仅有的两本《新华字典》已被借走,10岁的梁静雯正是借走字典的两名小学生之一。

  静雯说,上周六,她碰巧看见《新华字典》,立刻想到念小学二年级的弟弟,于是把字典借回家去给弟弟看。

  “爸妈说,在学校碰见不认识的字可以问老师,在家可以问他们,不用买(字典)。” 静雯说,全班30多名同学只有两人有字典。她很羡慕,有时为了查生字,她只能到书屋里来翻字典。不过,她借的那本《新华字典》已经破旧不堪,连封面都没了,书脊上还贴着透明胶带。

  听见记者说,要送她一本最新的《新华字典》,静雯抬起头,睁大眼睛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采访结束了,记者和同行的商务印书馆的同志拿出15本崭新的《新华字典》,送给正在书屋里看书的这群可爱的孩子。

  阅读提示

  日前,新闻出版总署下发《关于进一步推动解决贫困地区农村中小学生使用字典问题的通知》,要求各地新华书店畅通发行渠道,保障《新华字典》(简装版)以最低价格、最快速度销往农村。各地要在农家书屋工程建设中,将《新华字典》(简装版)列入2012年新建和补充农家书屋采购书目中。同时加大对工具书盗版的打击力度。

  曾经伴随几代国人成长的《新华字典》,定价不过10余元,但在部分贫困地区的农村中小学里,却是一件稀罕物。这样的消息让不少人感到震惊,而由此引发的全国捐赠“爱心字典”热潮,又带来股股暖流。

  震惊:一个班级只有一本字典

  2010年12月,中央电视台记者张芸收到来自广西崇左龙州县武德乡一所小学的信件,反映当地小学生缺乏字典等工具书的状况。带着疑问,张芸踏上了采访之旅。

  尽管已有心理准备,但在武德乡科甲完小三年级一班见到的情景仍令张芸震惊:全班真的只有一本《新华字典》,而且已经被翻得破破烂烂。在字典的扉页上,孩子们用稚嫩的字体写着:“本书值千金,破了伤人心,朋友借去看,千万要小心。”缺字典的不仅是学生,科甲完小全校老师也只有一本公用字典辅助教学。字典的匮乏,导致不少三年级以上小学生至今不会查字典,写作业更是错字连篇。

  张芸在调查中发现,贫困地区农村中小学缺乏字典的现象绝不是个例。据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厅统计,在全区义务教育阶段的600多万名学生中,缺字典的学生达340多万名。而且,许多小学生使用的还是5元一本的盗版《新华字典》,错讹甚多,印装粗劣,误人子弟。

  张芸说,“我在当地问了很多家长,他们说一年的收入大概1000多元,能用在孩子这一年学习上的花费是70到100元,对他们来说,16元一本字典太奢侈了。”

  暖流:各界捐赠《新华字典》已超500万册

  这条消息一经中央电视台播出,立刻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

  2011年1月27日,新闻出版总署召开相关司局及有关出版单位负责人参加的会议,研究解决农村贫困学生工具书匮乏的问题。会议要求尽快推出简装本《新华字典》、加强农村发行网点建设、组织捐赠活动、开展专项打击工具书盗版活动。新闻出版总署随后下发了《关于倡议开展向中西部贫困地区农村中小学生捐赠〈新华字典〉活动的通知》、《关于做好农村地区〈新华字典〉(简装版)征订、发行工作的通知》。

  一年多来,围绕《新华字典》的发行与捐献,各界人士纷纷行动起来,捐书、捐款,络绎不绝——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府专项安排2000万元经费,解决了220多万孩子缺乏正版《新华字典》的问题。北京市丰台教委向全区12万中小学生发出通知,发动师生捐赠《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10万册。全国数十个公益机构,为《新华字典》的募集做了大量工作…… 

  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蒋建国也被深深触动:“我读中小学时,市场上没有《新华字典》可买,全班同学也只有一本字典。我收集了各种各样的纸,把这本《新华字典》抄了一遍。”蒋建国说,类似的经历让他非常理解这些孩子们,也深深感到新闻出版业肩上责任的重大。

  作为《新华字典》的出版方,商务印书馆第一时间推出低成本、低定价的《新华字典》(简装版),并承诺对捐赠善款提供每册9元的爱心价。商务印书馆还联合《新华字典》的编撰方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捐赠了10万册字典。

  据统计,2011年,《新华字典》发货1100万册,其中仅公益捐赠部分就实现了320万册。截至2012年4月,各界累计捐赠的《新华字典》已超过500万册。

  建言:让字典既走进农家书屋,也走进中小学课堂

  在贫困地区,为何会出现缺乏字典的现象?

  以宁夏固原为例,当地是国家级贫困区,农民收入普遍不高。一本简装版的《新华字典》定价虽然只有12元,但大多数家庭仍难以负担,仅卖两三元的盗版字典便乘虚而入。当地许多农村中小学生购买和使用的都是盗版字典,静雯借走的那本也是盗版。盗版虽然内容和正版没什么区别,但印制粗劣,前半本和后半本纸张的颜色、质地都截然不同,有的字迹甚至模糊不清。

  除收入原因之外,农村地区图书发行网点少,农民买书难,也是造成农村中小学缺乏字典的重要原因。目前,我国绝大多数地区的新华书店只能延伸到县一级,再往下的乡镇几乎都没有图书发行网点。农民要想买书就只能到附近的县城。而贫困地区大都交通不便,有时进一次城的车费就超过了书价。受制于物流成本,商务印书馆在向广西等地中小学捐献字典时,只能把书发到南宁,再向下发,物流成本就将超过书价,这显然是难以长期承受的。

  为解决这一难题,从2011年开始,《新华字典》(简装版)纳入农家书屋的采购目录,新建书屋都必须配备。据统计,在2011年新建的20万家农家书屋中,共配备《新华字典》215106册,同时配备了其他品种的常备字典20万册左右,为广大农村地区中小学生使用字典提供了一定保障。

  要从根本上解决字典缺乏问题,则必须从体制机制建设上入手。据了解,国家虽然免除了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教材费、学杂费,但字典等工具书不属于教材范畴。目前,已有两会代表、委员建议将《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纳入农村义务教育教科书“两免一补”名单,从国家政策层面根本解决农村学生字典缺乏问题。  记者 张 贺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